倾诉者 秦女士 31岁 职员

  1 

  妈妈三婚我很抗拒

  昨天,是我妈生日,我纠结了好半天,才决定还是去看看她。我真的特别不愿意去她的家,可心里还是惦着。

  我到她家楼下时,正好看到我妈骑着电动车回来,车上是大包小包的菜、肉还有生活用品。因为她家的小区不允许电动车进电梯,所以她吃力地把一包包东西从电动车上搬下来。我只好上去帮忙,正好看到旁边一辆汽车,那车我认识,是她现在同居的老头儿的。我一看那车心里就有气,问我妈:“他在家,车也在,怎么不开车去买趟东西呢?”我妈现在住的这个地方,是一处比较新的还迁住宅区,配套设施还不是特别完善,去趟大超市,开车不到10分钟,骑车就挺不方便了。我妈没说话,她可能是知道,她说什么理由我都得生气。

  我们俩拎着一大堆东西上楼,我妈打开房门时,我第一眼就看到她现在同居的那个男的,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看我妈两手拎着东西,都没有站起来接一下,还自顾自地喝着茶,看着电视。我的气都顶到脑门儿了,心想,我要是没赶上,这些东西我妈一趟都搬不上来,他就跟没事人一样在那儿坐着。我瞪了那人一眼,也没和他打招呼。   

  放好东西,我妈连衣服都来不及换,就满面春风地问那个男的:“你想吃点什么?有新买的鱼,你昨天说想吃茄子,我也买了。”那个人还是两眼盯着电视,淡淡地说:“我突然想吃包子了,包点韭菜包子吧。”我妈愣了一下,又陪着笑说:“我没买韭菜,要不,我再买一趟去。”那男的说:“去吧。”我当时就火了,冲到那男的面前说:“我妈刚买东西回来,你跟大爷赛的,在这儿还点吃点喝的。今天是我妈生日,我妈不做饭。”之后我就拉着我妈说:“我和您外面吃饭去。”

  我妈没和我去吃饭,还嫌我不懂礼貌,把我数落了一顿,不欢而散。我心里特别恨那个男的,也有点恨我妈,这是我妈的第三次婚姻了,这次也不能叫婚姻,没办手续,只是同居。从一开始,我就反对这件事。

  2 

  粗鲁继父让家疏离

  我记不清亲生父亲了,我很小的时候,爸妈就离婚了。我跟着我妈,在我四五岁的时候,我妈再婚。我对继父的印象不好,倒不是他虐待我,而是因为他是一个没什么文化,脾气又不好的人。他不能说是坏人,也还算疼我,经常给我买零食什么的。我妈和他结婚两年多后,生了我弟弟。有了弟弟之后,继父比较偏心,天天回家就抱着儿子亲不够。我妈因为要带弟弟,对我的照顾也少了。

  我这一代人,大多数是独生子女,我看同学们一个个在家里都是宝贝,可我在家里真是没什么地位,有时间还得帮我妈带弟弟。我心里就特别不舒服,自然抱怨我妈。我继父是个粗人,有事儿就大喊大叫,动不动就掀桌子,我很讨厌他。我弟弟让继父宠得不像话,我妈也不敢管。我越大越觉得我妈和继父教育方式不好。我看我弟弟全身都是毛病,不听话,脑子笨,一点规矩都没有。我就总想管他,可我一管,我继父就和我吼,告诉我:“我儿子轮不到你管。”可我妈还不向着我,总说我:“你让着点你弟弟,他还小。你别老惹你爸闹。”本来青春期的女孩子和妈妈关系就弄不好,我妈再老是这样,我和她的关系就更差了。

  我从上大学后就不怎么回家,要是回家,也必定和家里那三口吵架。后来大学毕业了,我在外租房住,偶尔回一次家,我继父就说我:“我养你20年也白养,挣钱了,连瓶酒都不给我买,你这是什么孩子?”后来我妈总是偷偷塞给我点钱,让我给他买点啥,说毕竟他也是你爸。我告诉我妈:“我不是在乎钱,我就是不想给他买。他是我什么爸啊,天天骂大街,喝大酒,我从小就觉得他丢人。”我妈却总是劝我,说我继父也不是坏人之类的。一说这个,我们娘俩就吵架。

  后来,我继父居然要让我和他侄子谈恋爱,那个人,绝对就是我继父那家人的本质,没文化,浑不讲理的那种人。我怎么可能和那种人在一起。可是,我妈居然又劝我,说:“他们家经济条件还不错,这孩子人长得也挺好,还能赚钱,跟他吃不了亏。”为这个我和我妈又吵了一架,我觉得我妈简直就是没原则。我继父知道我不同意,就跳着脚大骂,还告诉我,以后结婚别想从家里拿一分钱。我和家里的关系就这么越闹越僵,后来,我确实没要家里一分钱,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了。

  3 

  老妈再婚重蹈覆辙

  我结婚以后,基本上和家里不来往,最多和我妈有点联络。两年多以前,我继父病逝,他年纪不大,估计就是老喝酒闹的。继父去世一年多以后,我弟弟闹着要结婚,说是女朋友怀孕了,不能不结。他没稳定工作,又没房子,拿什么结?我继父给他存了一点钱,自己看病时花去不少,别说买房,连结婚办事都不一定够。可我弟弟死活要结婚。我妈决定自己搬出去,把住的房给我弟弟。这个决定本来我就不同意,可我也管不了。

  开始我妈是租房,租了不到三个月,突然告诉我,她要和一个男的同居,说是别人给介绍的对象,比她大10多岁,快70了吧。我劝我妈,跟这人认识时间不长,岁数也不小,就这么草率同居不好。可是我妈说,她接触了几次,觉得这男的还可以,退休前当过单位领导,经济条件不错,老伴儿去世了,儿女们都不在身边,她认为合适。我妈根本没听我“再观察观察”的建议,就搬去和那个老头儿同居了。

  我妈妈的新家我去过几次,每次我都能感觉到那老头的傲慢,见到我爱搭不理的,对我妈就像对待保姆一样,当着我的面儿,就指使我妈干这干那。我和我妈说:“您凭什么这么伺候他啊,他根本就没拿您当老伴儿对待。”可我妈却说:“人家对我挺好的,最起码不像你爸那样又打又骂的。再说了,我在这儿住得宽敞,生活费也不用我的钱。你想啊,你弟弟占着房,我也没地儿去,省下租房的钱,还可以贴补你弟一些。我吃人家,花人家,伺候人家还不是应该的啊。”这些话听得我特别扎心,我觉得我妈真是没志气。

  我妈和这个同居的老头在一起快一年了,也没办结婚手续,一天忙到晚。几个月前,那老头儿还住院一次,我妈在医院里忙活了半个来月,结果人家儿女回家还数落她,没照顾好他们的老爸。我妈也向我诉苦,我就告诉她:“都是你自找的。”我这么说,我妈又不高兴,好几天也没理我。我真觉得,我妈这日子过得太堵心了。

  情景再现:

  魏然:“你觉得妈妈现在生活得不好,你有办法帮助她改变现状吗?”

  秦女士:“我在劝她离开这个男人啊。”

  魏然:“她离开这个男的,你能给妈妈解决住处和生活难题吗?”

  秦女士:“她就不应该把房子让给我弟弟住,不然,她拿着退休金,日子可以过得挺好的。”

  魏然:“问题是,你妈妈做不到不管你弟弟吧。”

  秦女士:“我弟弟是成年人了,不能老这样,我就没有用家里一分钱。”

  魏然:“是,你弟弟没有你这样的勇气和能力,这个现实目前没法改变,你一再要求你妈妈离开现在同居的人,你能给她想出更好的办法来生存吗?”

  秦女士:“目前不能,我自己也没有能力把她接到我那去。”

  魏然:“要是这样,就不要再苛责了,你不能为妈妈分担和解决问题,只是在一边说这样不行,那样不行,还要不断提醒她在受气,她连个发牢骚的人都没有,日子就更难了。”

  魏然道来: 

  听着这个女儿的倾诉,对她母亲既同情,更多的是无奈。这位母亲的两次再婚,都是“为了生活”,为了找一个自己可以摆脱困境的“方法”而走进婚姻。结果就是不论遇上什么人,都得忍着。第一次,不仅是自己忍着,女儿也得一起忍着,所以,这个女儿成长的过程,对亲情渴望而又失望,在缺少爱的环境中,让她不相信爱。第二次,还是忍着,可能这已经成了她的一种生活态度。生活压弯了她的腰,亲人如果不能扶她一把,也别再时常提醒她的难堪了。